澳门皇冠

月薪3000男会计竟豪掷93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:一百两百元人家不理
作者: 时间:2018/7/24 16:44:59 浏览数:
日前,央视报道月薪3000元的男会计王某挪用93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的新闻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有眼尖的网友一眼认出,其中一主播正是。有“直播一姐”之称的冯提莫 。
 
6月13日,有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,被打赏的女主播中确有冯提莫。而律师则认为无法强制主播退还钱款。
 
5月15日,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某挪用公款一案。
 
涉案王某因沉迷网络直播,挪用公款930万元用于打赏女主播,最终因职务侵占罪获刑7年,并被责令退返所有钱款。
 

 
2015年底,在镇江市某房地产公司担任会计的王某因为无聊,接触到网络直播平台。

因为他每月的工资也就3000多元,维持家庭生活比较拮据,所以一开始很少打赏。他发现,因为打赏少,女主播们对自己不屑一顾,她们只会与打赏多的人进行互动。王某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,为了挽回面子,他开始挪用公款进行打赏,前前后后累计总额超过930万元。
 
其间,王某送出去价值500元的“火箭”礼物,一次性就打赏200个,个别女主播最多被打赏超过160万元。
 
 
王某曾打赏多名主播,给主播冯某、余某、娇某的打赏分别高达160万、130万和140万元。
 
让王某不断在女主播身上“砸钱”的原因还有一个:虚荣心得到了满足。
 
“大家在网上都觉得我是富二代,就让我很有自豪感。”王某说,随着不断的“砸钱”,他与个别女主播迅速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。王某瞒着妻子,以出差为借口,每周都会到上海与女主播幽会,挥霍盗取来的公款。为了契合“富二代”的身份,他的约会地点也经常摆在了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。
 

镇江市京口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副大队长董贝冰:基本上都是(住)上海最好的宾馆,多的时候可能花费能达到十万、数十万,少的时候两三万。
 
记者:一晚上花十万?
 
董贝冰:数十万。不光是住宿,去唱歌,(还)到高档的场所去消费,买一些好的酒水。每个星期基本上都去。他因为手上有钱。比方说这个月他在公司账上拿了多少钱回来,基本上就是月光,月光族!他自己供述的话,在上海有好几个女主播跟他有这个来往,陪吃饭,陪睡,相当于是包养性质的这个情况,定期去,然后一个月给她多少钱。以金钱为交易这一种关系。
 
2017年,王某得知公司要进行账目审计的消息后,自知罪行无法再隐瞒,竟前往上海与女主播约见后在酒店割腕自杀,遂被送往医院抢救。出院后,王某主动投案自首,对其挪用资金的情况供认不讳。
 
那么问题来了,主播需要返还王某打赏给她们的钱吗?
 
北京时间记者咨询律师后得知,根据保护善意购买人维护市场交易秩序,无法强制主播退还钱款。
 
北京颖周律师事务所 郑洪涛:
 
因为这个人(王某)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他打赏主播的行为是不受法律禁止的。主播并不清楚他的资金来源。作为主播,没有义务分辨每笔打赏的来源是否合法。
 
经过庭审,法院当庭作出宣判,被告人王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,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,责令被告人王某退回被害单位人民币930万元,但王某根本没有能力退赔。
 
法院宣判后,王某表示悔罪,没有提出上诉。民警了解到,王某平时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,周围的人说他很少犯错,没什么不良嗜好,为什么这次王某会沉迷于网络直播无法自拔呢?心理专家表示,性格内向的人,因为平时缺少与他人的交流,可能存在极度的不自信,因此需要在虚拟的环境中寻找自我和他人的肯定。
 
网友这样说
@ 真***我:打赏的又不止冯提莫一个人,干嘛老揪着人家不放呢?他还打赏了其他主播。话说直播还得时时刻刻问打赏人钱的来源不成?
 
@ 大***r:所以,直播间里打赏的不一定是土豪,也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。
 
@ 焦***点:视频里虽说主播不能去一一辨别每笔赏金的来源,确实如此,但目前事态已发展到如此地步,很明确的指出当事人所打赏的就是挪用的公款,难道赃款不用追讨吗?谁来给我普及下法律知识。
 
@ 胜***为:那要这样的话,以后想要侵吞巨额公款,只要提前找人去当主播,把钱打赏出去就可以啊,是不是找到了新路子?
 
@ 郭***I:哦,那是不是可以通过打赏主播来洗钱啊?
 
@ 我***_:说洗钱的是不是没有脑子啊?直播平台抽成那么多?怎么洗都亏啊!哪有人这么洗钱的???
 
@ M***九:搞不懂,现在的人都在想些什么啊,为什么男的是挪用公款的,反而都在骂主播呢?是我思想落后了吗?
 
类似这样的事件还有很多,前段时间,上海一女出纳挪用公司千万巨款打赏女主播,理由是为了让喜欢的女主播在平台举办的各种打榜中名列前茅,自己钱不够了,就动了歪脑筋,事发后又挪用700万炒股欲补窟窿,最终被捕。
 
有网友调侃说,这就是我不敢看主播的原因,因为我穷啊!
 
之前有个调查,问题是“长大后你想做什么?”
 
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女生回答“未来我想当网红”。
 
看到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这样说,真的是又震惊又值得反思。
 
近日,一个13岁的小女孩,以学习为由,用妈妈的手机偷偷给喜欢的主播打赏,两个月就花了家里25万,而孩子的妈妈并不知情。由于孩子的反常表现,在妈妈的再三追问下,小女孩承认,是自己偷用妈妈的手机把钱打赏给了一个唱歌的男主播。
 

她说的1万K币大概就是1000块钱,也就是说男主播唱一首歌,她就给他1000块钱。而更可怕的是,男主播还会主动跟她索要礼物,女孩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 

13岁的孩子,还处于成长的初阶段,心理意识和防范意识很弱,而且她并不知道25万对于一个辛辛苦苦挣钱的家庭意味着什么。
 
虚拟的网络鱼龙混杂,由于网络及时互动的环境,以及未成年人存在的虚荣心,未成年人在直播过程中,很容易在网友打赏、给赞等氛围下,经不起网友的鼓动、诱惑,肢体动作或语言很可能有违社会文明和道德规范。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,未成年人自然会滋生错位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也给其他未成年人形成更大的负面作用和危害。
 
法律法规对网络直播和未成年人参与网络直播都有具体规定,但这些规定需要有相应的监管措施落实到位。有的网络主播和直播平台之所以行走在法律规定边缘,不断挑战法律规定的底线,有其利欲熏心的一心,也有网络监管亟待常态化、严格要求的一面。网络监管部门应当优化举报处置流程,研究举报核实奖励机制,对未履行相关责任和义务的网络直播平台,应依照相关法规严肃查处,并及时公示处理情况,保障未成年人远离网络直播。